期货配资比赛 潍坊 股票配资 在线配资服务 杭州红杭期货配资 天津股票配资 威海配资公司 湛江赤丰期货配资 沧州股指期货配资 济南金谷期货配资 南昌股指期货配资 锦州期货配资 固原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官网 盈盛股票配资 上海申穆期货配资 泸州期货配资 深圳股票期货配资 温州股指期货配资 博航股指期货配资 股票证券配资 九点半配资平台 文山股票配资 海口期货配资公司 重庆实盘股票配资 太原期货配资公司 日照期货配资 杭州远发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资金 金宝盆期货配资 郑州众晟股票配资 单票股票配资 衡阳股票配资 衡阳股指期货配资 期货配资查询 秦皇岛期货配资 福辰股票配资 百度
三门峡>正文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网友还在搜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石窟珍宝鸿庆寺 白鹿山下石佛村

2019-11-22 08:48 | 河南日报

核心提示:石窟东临洛阳,西望长安,曾经的丝绸之路重叠在村旁的崤函古道上,路的两旁绿树红花,碧绿的涧河水汇集了众多无名的溪水,在其脚下缓缓流过。

石窟石佛造像

石窟浮雕“出城娱乐图”(局部)

李家大院正房

◎石刻精华

大地苏醒的消息,早让春风传播了山野。刹那间,泥土被涂上了黄绿色的染料,鸟语花香弥漫在自然中。走在白鹿山上,一个转身,就能望到一朵朵的小野花在风中摇曳。

眼前的山不过五六十米,土多石少,鸿庆寺立于山脚下,院落一角,有金代大定年间的一块石碑,记录着鸿庆寺当年的庙产地界。

推开寺院一扇吱吱呀呀的木门,登上高高的平台,五孔石窟就排列在呈“L”形的山崖间,面东,方形,北侧崖段被现代建筑遮挡,洞窟所在的西侧山崖,大致呈南北走向。

这里是黄河大拐弯后直奔向东的中游,茫茫秦岭蜿蜒东西,巍巍崤山群峰点点,石窟东临洛阳,西望长安,曾经的丝绸之路重叠在村旁的崤函古道上,路的两旁绿树红花,碧绿的涧河水汇集了众多无名的溪水,在其脚下缓缓流过。

据河南省文物保护研究院研究员李中翔考证,这里实际发现的洞窟有8座,清理出的第五、七、八窟还有丰富的遗存,崖壁上方,雕刻着小龛群,总计现存和有遗迹的大小佛龛106个,佛像120尊,佛传故事5幅。还有7件散存石刻造像,8通碑刻及石雕建筑构件。

北一窟的窟室较大,为最精美的代表窟。窟的外部崩塌,一堵厚厚的砖墙上,镶嵌着明嘉靖四十二年(公元1563年)的《重修白鹿山鸿庆寺古佛龛碑序》,记载着鸿庆寺的渊源。石刻被人们摩挲得油润亮泽,字迹清晰。曾经,这里奇峰嵯峨,林壑深秀,门前清流潺潺,背后瑞气融融。它原名“三圣庙”,是一座道观。武周圣历元年(公元698年),武则天带着孙女安乐公主巡游至此,忽见成群的大雁飞翔于寺院上空,云集在白鹿山上,武则天大悦,欣然提笔,赐名鸿庆寺,并下旨扩建寺院房舍,之后历代敕修无数,金元明清时期,屡毁屡建。

绕过砖墙,俯身进入洞窟,中心处凿有四方塔柱,背后一面龛像残存,西窟壁上雕刻着众多人物。

拿起手电筒,打一束亮光在浮雕上,阴暗的石墙立刻生动了起来。墙上雕刻,用直线和锐角转折表现城墙的曲折和高大,城门上有仿木结构的单檐四阿顶城楼,靠左边的城墙之上,建有两座亭阁式城观,轻巧秀丽,衬托出城池的宏伟气势。城门外雕有菩提树,树下的人物戴高冠,披圆领大衣,双手置于胸前,昂首而立,神情严峻。中间为坐佛一尊,佛下有四只鹿对立,前肢做跪状,佛两旁各有十多人手持莲花。宫墙高耸,楼阁隐现,一派静谧。树、石、殿宇以及人物形象,刻工精巧细腻,被雕刻者安排得疏密有致,均衡而有变化。虽然年代久远,石质大多疏松,有的人物形象也已经剥落,但是仍然能够依据细节,推测出各种人物的不同神态。

窟室的北壁中心,在5.9米宽、3米高的大画面上,分为三部分,有众魔鬼怪在奔腾跳跃,他们挥舞着兵器上下穿插,魔女站立一旁,妖媚诱惑。有的妖怪抱着石头不能举起,有的举着石头放不下来,兵器停在了空中,恶蛇吐信却伤不到他们,整个画面动态十足,透露出运动与力量的气势之美。

河南省文物建筑保护研究员李光明认为,西壁是“出城娱乐图”,这组浮雕宫城建筑,不仅在同时期的河南石窟中鲜见,即使在北方石窟中,也仅见于麦积山127号窟。而雕凿在北壁的这幅“降魔变”浮雕,场面宏大而热闹,虽然同一题材在云冈、麦积山、龙门石窟中都出现过,鸿庆寺石窟显然又胜出了一筹,是国内发现同类作品中最大的一幅。魔怪形象的刻画,凶猛而不丑陋,夸张而不怪诞,这说明早期常见的荒诞离奇的妖怪形象,已经更趋于人格化,且随着中国化、世俗化的深入,故事中的魔影已经变成了人间的强盗和恶棍,外来的佛教艺术中,已经融入了浓厚的民族化色彩。

第4窟的窟顶别具特色,窟内藻井雕刻重瓣莲花,外绕飞天之神,她们长裙裹腿,不露足,手托鲜果、鲜花。莲花外伸四个枝条,与顶边四条边桁相连,边桁上下饰以莲瓣、宝珠、流苏等纹饰,构思精巧,画面繁而不乱。浮雕上的菩萨,倾身俯视,诚挚而庄严;弟子虔诚肃立,眉角紧蹙,似乎正担忧着人世间的苦难;还有那些清秀俊逸的飞天、活泼稚气的童子。李光明分析,石窟巧妙地把作品的主题美、形式美与装饰美相结合,刻划宗教人物时,华贵而又亲切,充分反映出北魏晚期现实主义与理想主义相结合的审美观。

义马市东部15公里处的石佛村,位于秦岭余脉崤山的延伸带,古村落背靠白鹿山,南望大涧河,远眺凤凰山,村庄依山傍水,农田环绕其中,风景秀丽,曾经连接中原腹地与西部边陲的交通要道“崤函古道”,从村落旁穿过。

古村落以古围墙为界,依山势、背山水,布局讲究,鸿庆寺石窟、街巷、民居、古井、古木有序分布其间。这个颇有特色、聚族而居的古村落,为中国第二批传统村落。

◎石窟珍宝

石窟浮雕手法娴熟,动人心魄,成就极高,罗哲文等著名文物专家赞它是“中州文明,华夏之光”,2001年,鸿庆寺石窟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石窟开创的准确年代,史书并无记载,河南省古代建筑保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牛宁认为,从鸿庆寺窟龛形制、题材与布局等方面来推测,应该不晚于北魏景明年间,距今1500年,石窟以其完整的布局、出色的雕刻艺术,代表了北魏晚期中原地区小石窟的艺术成就,它与同时期的甘肃庆阳北石窟、泾川南石窟、辽宁万佛堂石窟等,同为北魏晚期的佛教造像重要遗存。

牛宁说,石窟还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总体上的规制严谨,无论单窟还是窟群,总体布置都很规制,相互连接,紧凑严密,毫无半成品或者“败笔”之迹,可以想见,它为一次性施工。推测一下,或许在施工之前,即有一个总体规划,各窟室的雕凿内容也作了构思与设计。鸿庆寺石窟虽然属于一个小规模造像,耗资不多,但整体风貌所呈现的特点足以表明,营造者绝非平民百姓,或是官方,或是权贵。从雕刻技法看,直刀法与圆刀法的结合,表现出匠师们丰富的经历和娴熟的功力。有意思的是,从形象到技艺,它与巩义石窟非常相似,如出一人之手。

北魏晚期,在孝文帝迁都洛阳前后,洛阳掀起了大规模的开窟造像活动,其中最为著名的,是龙门石窟的开凿。牛宁说,若以洛阳城为参照坐标,城东一个巩义石窟,城西两个,即鸿庆寺石窟和宜阳虎头寺石窟,城北三个,城南四个,十个石窟如同众星捧月一般,分布在北魏洛阳城的周围。

石窟,一般指的是开凿在山崖上的佛教洞窟,如此众多的石窟开凿在洛阳城的周围,与北魏的佛教政策紧密相连。太原学者杨超杰考证,北魏王朝迁都之初,对佛教的崇信、支持活动,地点只能是在城外,因此都城的周围,开凿出大量的石窟,到了北魏末期,按照《洛阳伽蓝记》记载,都城内有佛寺1300多所,都城外的石窟,很快趋于衰落。

北魏洛阳城位于洛阳盆地,周围群山环抱,北有邙山,西为秦岭之熊耳山,南有外方山,东有嵩山余脉,都城周围丰富的岩石地貌,为石窟的开凿提供了适宜的岩体。他分析,石窟大多开凿在洛阳周围的重要关隘和交通要道附近,应该与军事也有关系,这些地带往往人员密集,通行便利,一方面是传播佛教文化的需要,另一方面,可能守关的官吏和士兵们,就是礼拜和供奉佛教的主体。

曾经香火缭绕的鸿庆寺,早已听不到晨钟暮鼓的悠扬,见不到香客如流的景象,漫漫岁月也带走了石窟那张秀丽的容颜。如今,这里只留下了残垣断壁,陈砖旧瓦。陇海铁路就在石窟旁经过,一列列疾驰的火车呼啸而来,霸气、嘹亮的鸣笛声响彻云霄,带走了胜景无数。

◎李家大院

顺着鸿庆寺向东走去,五座四合院紧密相连,青砖蓝瓦,一字排开,建筑群坐北朝南,每一座院落古朴典雅,院门上方,是前伸的屋檐和精美的砖雕。

义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刘小旺说,石佛村古称“轼谷”,绝大多数居民为李氏,据《李氏家谱》记载,元代末期,他们躲避战乱,迁移至此,繁衍生息,是一个以血缘关系为纽带形成的宗族居住聚落。李氏祠堂中曾有一副楹联:“初来渑邑三昆弟,始去亳州五百年”。李氏从安徽亳州而来,兴盛时,有土地6000多亩,多人在朝为官,担任过布政使理问、盐运司知事等职务。宏大的李家大院始建于清咸丰年间,距今已有150多年。

完整保存的大院,人称“五过庭”,一号院、二号院等几十余栋清代建筑,大院落连着小院落,数量众多。细细看来,院落的建筑用材十分考究,屋顶梁架,清一色的成年桐木,既保持构架经年不变形,又能减少屋顶负荷。宅院大门开于院落的东南位置,院大而门小,取其“聚气”。大门内侧,用青砖圈成拱门,迎面为照壁,顺着回廊迂回进入,院内依次为外院、过庭、里院和上房,地势逐级上升,前、后院由过庭相隔,且独立成院,错落有致。

整个院落青砖铺地,石砌台阶,柱礅青石上的兽头等雕刻,极其精细,门楣的莲花浮雕图案,也是惟妙惟肖。门窗套格花棂,雕有灵芝福寿图,造型逼真。李家大院风格淳朴,集木雕、砖雕、石雕于一身,被专家称为“标准式清代建筑的范本”,与山西王家大院、乔家大院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知李氏后代的各种命运,眼前的一处处院落,有的成了混杂的住家,穿梭在一个个院落里,有些墙上、屋脊上、门窗上的雕刻残缺不全,有的屋梁有些摇摇欲坠,正在抓紧抢修。一些小草随时会在什么地方冒出来,心里会猛地一疼,而在最初的年代,对待它们,也许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义马历史故事》的作者徐海龙,讲述一段李氏放粮的故事。清道光二十七年(公元1847年)三月,豫西再次地震,豫西境内,饿殍遍地。

简陋的渑池县衙内,赵知县向众乡绅一一施礼,恳请各位赈灾救民。乡绅李景阳率先表态,愿意捐出祖田100亩,白银1500两,随后,乡绅们相继捐钱捐粮。

一个晴朗的早晨,寺院的钟声刚刚响过,一箅箅热气腾腾的馒头已经出笼,一锅锅热汤正在沸腾。前来领取舍饭的灾民扶老携幼,来到了鸿庆寺外的广场上,李景阳还召集了数百名前来讨饭的青壮劳动力。他说:从今天起,你们就是轼谷(今石佛村)的村民了,鸿庆寺有住不完的房屋,李家有3000多亩田地,只要你们肯出力,肯干活,这里就是你们的家。

冬去春来,万象更新,明媚的春天悄然而去,一个个丰收的季节随即而至。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秋天,豫西大地,遍地是沉甸甸的大豆玉米和谷穗,处处洋溢着收获的喜悦。

渑池县衙的赵知县,已经官至五品,赴任前,专程给李景阳送来了“义周仁里”的匾额。忙碌的李家大院门外,没料到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原来,他们要来还赈灾的粮款,有的人根本就没租种过李家的田地,却非要上缴粮款。

李景阳感动不已,拱手告诉众人:“当年放粮是积德行善,不求任何回报,如今的这些财物,李家更是一粒不收、一文不要,将全部用于修建学堂、修桥铺路。从今晚起,李家管吃管住,大戏三天,款待乡邻……”

石佛村向南一公里处,有一株古柏,高约7米,老树虬枝,满眼青翠。村民们说,它栽植于明代,约有500年的历史,被尊为柏王爷,村民们时常带着孩子来,把它拜为“干爹”,古树无言,目送着繁华走远。

一条条小街依然是原来的模样,只是多了一份岁月的遗产,淳朴民风延续至今。

一街连多巷,村落山环水抱,沿着小路走走停停,春日的树木都带着盈盈的新绿,环绕着小村落,遍地是各种各样的小花野草,婆婆娑娑延续了不知多少岁月。(记者赵慎珠)

(本版图片由义马市委宣传部提供)

原标题:石窟珍宝鸿庆寺 白鹿山下石佛村

责任编辑:朱宝君

实时热点

换一换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

网友还在搜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

百度